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小公园 > 正文

?片尾曲/镜子/克洋

2019-09-22 04:24:1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你再好好看一次这幅画。认真看。”再认真看,德蕾莎小公主仍是德蕾莎小公主。眉头攒起,带有忧伤印象的德蕾莎小公主。然而注视良久,我渐渐有种感觉,有谁也在那裏注视我。

  “找到了?”她问。“镜子。有一面镜在背景裏。”若我没记错,Velázquez在《宫女》也有画镜子,但《宫女》的镜明确倒映着国王与王后,这幅画却不一样。客观描述的话,镜面其实什麼也没有,仅用一抹灰黑色油彩表现,然而那抹灰黑色油彩又似乎若隐若现存在什麼。便是那什麼注视我。

  “大概是错觉,我觉得好像看到我自己。”“不是错觉,我也看到我自己。Velázquez绘画了一面真正的镜。”我在画前蹲下仰头看,发现镜中的倒影仍是我。又试着从左方和右方看,结果都是我没错。我想起《蒙娜丽莎》,据说无论怎样看都会觉得她在向你微笑。有学者说那是以某种特定手法营造的心理效果。我又想起清水美穗子和她的“不让人看见之术”,她也说那是心理效果。简直像变魔术似的。怎样才能产生这种效果?

  “凭藉这幅画,Velázquez可说是成功救国,但也可以说失败。成功是,腓力四世看过这画后,性情大翻转,从迷失变坚定,从消沉变积极。从一六五五年到一六六○年,史家描述他有如获得天赐水晶球,竟能关顾到西班牙每个角落。那时候的西班牙帝国,国土可是遍及全世界的,从中美洲到菲律宾都有。战争也亲自打了,让法国连吃败仗。假如再有几年,连攻下巴黎都有可能。”

  “然而在一六五九年,也就是腓力四世脱胎换骨的四年后,西班牙却急忙与法国讲和。是腓力四世主动提出的,签下的就是《比利牛斯条约》,三十年战争就此结束。既然势如破竹,怎麼讲和呢?法国起初还怕有诈,签了和约仍增兵布防,但西班牙最终也没再攻来。一年后,法国就知道为何要签约了。”

  “腓力四世打回原形?”阿欣点头。“这一年,Velázquez死了。”

  (说故事的人之四十八)

  fb.me/hakyeung2018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