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社评 > 正文

?社 评/黑衣暴徒就是现代纳粹党

2019-10-21 04:23:1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一到周末,香港就沦为硝烟弥漫的战场。在没完没了的黑色暴乱中,在毫无底线的破坏及袭击中,其实不难发现一个规律,沦为暴徒攻击对象的都是爱国爱港及反暴力的商户及市民,而臣服于暴力淫威的则暂时可以幸免于难。显而易见,黑色暴乱与“争取民主自由”没有一毛钱关系,核心就是“反中”及“港独”,暴力手法则抄袭自德国纳粹,堪称“现代褐衫党”。

区议会选举在即,反中乱港势力为政治动员,更为制造寒蝉效应,再次发起周日游行,企图为暴乱火上添油。尽管游行申请遭到警方否决,上诉亦失败,但他们我行我素,继续呼吁支持者上街。结果一如既往,没有“和理非”,只有血腥暴力,从尖沙咀、旺角、深水埗直到荃湾,整个西九龙都惨遭蹂躏,多个港铁站、中资银行、商户、议员办事处被破坏及纵火,多个警署遭大量燃烧弹攻击,也有持不同政见的市民被“私了”。黑色笼罩全城,暴徒尽情释放人性的丑恶,普通市民则度过诚惶诚恐的一天,而这样的日子不知何时是尽头。

在无数打砸抢烧中,有一条清晰的脉络:被袭击的银行,都是“中”字头;被破坏的商铺,都曾公开反暴力;被殴打的市民,分别因为撑警、承认自己是中国人、清理黑色文宣而惹祸上身;被砸烂的议员办事处,无一例外属于建制派。至于港铁,则因为没有像过去那样安排专车接送暴徒而被扣上“党铁”的大帽子,沦为大肆泄愤的对象。大公报则因为旗帜鲜明地反暴力、报道真相,被暴徒当作眼中钉、肉中刺,拆招牌、涂鸦甚至投掷燃烧弹,目的就是“灭声”,形成万马齐喑、黑花独放的舆论环境。

无辜卷入风口浪尖的尖沙咀重庆大厦昨日“戏剧性”逃过一劫,也是观察黑色暴乱政治图谋的风向标。民阵召集人岑子杰日前遭几名南亚人袭击,导致南亚族裔被仇视,南亚人聚居的重庆大厦风声鹤唳。大厦预先准备不少物资,“奉献”给黑衣暴徒,又高喊黑色革命口号,如此这般,才获得黑衣人手下留情。重庆大厦名气很大,不仅因为拍过一部电影,更因为这里有南亚帮及不少黑社会揾食,品流复杂,治安不靖。重庆大厦向黑色暴徒“下跪”,恰恰印证黑衣人才是“天字第一号”的黑社会。

拜倒于黑色淫威并非个别现象。可以见到,不少商家为保平安,要么在门口贴黑色文宣,要么播放“港独”歌曲,要么提供食水、粮食、金钱等所谓“革命费”。一些大学及中学的校长、校监,也全然不顾教育工作者的应有风骨,附和黑衣暴徒甚至沆瀣一气。一些社会领袖,为避开黑色锋芒,违心地发表对黑衣暴徒“网开一面”的错误言论。还有一些商场或屋苑,讨好黑衣暴徒唯恐不及,公然阻止警察进入执法,甚至警方借用洗手间也不准,根本是助纣为虐。颠倒是非,混淆黑白,以丑为美,附逆附暴,俨然成为一时风尚。

对爱国爱港者进行无情打击,对或明或暗支持暴力的视为同路人,黑色势力展现何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们的所作所为,师承臭名昭著的德国纳粹党。纳粹党凭着暴力与“反犹”打出名堂,最终夺取政权,制造史无前例的人道大灾难。香港的黑色运动其实就是现代纳粹运动,一样的黑衫,一样的暴力,一样的排斥异见,一样地信奉“谎言说上千遍就能成为真理”。如果黑衣暴徒藉颜色革命夺权,他们将比他们口中的独裁者更独裁,比他们批评的专制者更专制,随时制造新时代的人道大灾难。

叛国乱港“四人帮”总舵主黎智英日前接受外媒访问时大放厥词,污蔑“中央夺走香港人的自由”,所以“要抗争”。但任何不抱政治偏见的人都看见,夺走香港人自由的不是中央,而是黑衣暴徒。黑衣人有无法无天、穷凶极恶、打砸抢烧的自由,一般市民则沦为自由的囚徒,好端端的香港被“自由地”破坏得面目全非,由“安全天堂”堕入“暴乱地狱”。

曾有人相信,当暴徒们累了、倦了,或者因为香港经济萧条,一般市民感到痛时,今次暴乱会如上次“占中”那样自然落幕。可惜,这只是一厢情愿罢了,由于美国担心中国后来居上,香港已被视为阻挠中国发展的一张牌,或者“中美冷战的第一战场”。为了达到“美国第一”的目标,洋奴汉奸及其主子毁掉香港也在所不惜,所谓“揽炒”就是这个意思。

眼下进行的是一场战争,正义对非正义、守法对暴乱、爱国对卖国、爱港对祸港,泾渭分明,没有灰色地带,来不得半点含糊。香港向何处去,是继续沉沦还是拨乱反正,需要香港人自己来选择。但我们始终深信,邪恶可以猖獗于一时,却不能持久,黑衣暴徒挑战强大的国家何异于以卵击石,“港独”美梦终究是一场春梦!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