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大公评论 > 正文

?政情观察\香港需下猛藥才可痊愈\杨 坚

2019-08-26 04:23:5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有一种良好的愿望──特区政府宣布暂缓修例立法程序后,“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就会停止反对行动,香港就能重新出发。但是,从6月15日行政长官宣布暂缓修例以来,“拒中抗共”政治势力的反对行动迅速升级为暴力行动,充分暴露反修例只是藉口,他们及其后台老闆的真实目的是以“黑色革命”来夺取香港特区管治权。关於这一点,在国务院港澳办和香港中联办於8月7日在深圳召开的座谈会上,有关部门负责人已清楚阐述。

“拒中抗共”势力不甘罢手

  几乎同时,中央通过有关部门发言人和中央媒体的评论,明确表示,自6月中旬以来,极端势力在幕后黑手指使下所犯下的一系列恶行,完全暴露了暴徒及其背后势力试图瘫痪特区政府,破坏“一国两制”,争夺特区管治权,以香港乱局牵制中国发展大局的图谋。谁触碰三条底线,谁破坏“一国两制”,谁就要担负历史的罪责。中央不会坐视不管,任由这种情况持续下去。

  在如斯背景下,内地、香港以及国际社会关注北京会否启动《基本法》第十四条第三款和第十八条第四款。在香港,舆论是矛盾的,一方面,鉴於局势不断恶化,越来越多人相信香港日益逼近“紧急状态”;但是,另一方面,不少人仍表达愿望,即:在即将跌入“紧急状态”的最后一刻,香港自己能够“悬崖勒马”。

  愿望是善良的。但是,有两个横在愿望与现实之间的障碍需要克服。第一,“拒中抗共”政治势力会不会罢手?有人说,只要特区政府答应他们提出的所谓“五大诉求”,他们会罢手。然而,特区政府不可能毫无政治原则地向“拒中抗共”政治势力跪下。

  第二,特区政府能否依靠自身力量“止暴制乱”?至今,行政长官还可以使用的本地法律手段有两个,一是根据《公安条例》第17E条,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为防止严重扰乱公安而禁止香港境内任何地方不超过3个月的任何类别的公众聚集;二是根据《紧急情况规例条例》第2条,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认为香港出现紧急或危害公安情况而订立合乎公众利益的规例。

  行政长官应当认真考虑启用上述两条香港本地法律,让事实来回答香港特别行政区是否已发生特区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国家主权、安全的动乱。

  毋须讳言,那样做,需要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有巨大的政治勇气和担当,也需要特区警察竭尽全力,同时,特区各级法院愿意配合,3项条件缺一不可。

  毋须讳言,香港社会存在着过度强调自由而不考虑纪律的偏向。行政长官之所以至今不启用有关条例,很可能就是顾虑对言论、集会和遊行等自由的约束过大。然而,香港正如同一个重症病人,非用猛藥不能治愈。也如同一名亟需手术的病人,延宕手术很可能失去治愈机会。

  即使经过现届政府和警察艰苦努力避免香港跌入“紧急状态”,紧接下来必须回答的又一个严峻问题,是那时的香港是否具备重新出发的能力?

延宕犹豫或导致“失救”

  香港经济已呈现衰退。8月17日,政府统计处公布香港今年第二季GDP按年实际增长为0.5%。“止暴制乱”越慢,经济衰退就会越重。

  即使暴乱被制止,香港社会秩序也不可能返回今年6月之前,而是面对必须重整的困局。

  香港特别行政区社会秩序主要由4方面构成:一、香港与国家主体、特区与中央的关係;二、香港居民与政府的关係;三、特区建制各部分相互之间的关係;四、不同政治阵营之间的关係。

  在2014年“佔中”和2016年旺角暴乱时,爱国爱港与“拒中抗共”两大政治阵营之间已呈现不可调和的对抗,但是,双方在立法会的代表尚能一起开会审议政府提出的议案。经历“黑色革命”,立法会还能恢复正常运作吗?

  香港大多数居民对香港的信心陷入历史低点,同时,特区政府也陷入“塔西佗陷阱”,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的管治和施政举步维艰。

  香港与内地、特区与中央保持良好关係,对香港至为重要。但是,“黑色革命”也把香港与国家主体、特区与中央的关係推至历史性低谷。面对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香港如果没有中央强有力支持和帮助,不啻陷入狂风恶浪的小船。

  总之,香港止暴制乱必须只争朝夕,容不得半点犹豫。   资深评论员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